高桥凉介

简介:高桥凉介(たかはし りょうすけ),日本漫画家重野秀一作品《头文字D》中的人物。高桥启介的哥哥,善于思考,正在读大学。冷静的理论派常胜飚车手,重视赛车理论,精于数据分析。唯一的败北记录就是在秋名山下坡道输给了藤原拓海。
[展开]

高桥凉介的个人经历

基本资料

年龄:24

父母:父母姓名不详。父亲是群马县高崎市高桥医院的院长。

弟弟:高桥启介

喜欢的东西:爱车白色的FC。

得意的技术:全部都会,没有什么特别的。

高桥凉介

座驾:MAZDA RX-7 FC3S高桥凉介的爱车,其白色车身便是“赤城之白色彗星”美喻的由来。

所属车队:创立Red Suns(赤城红太阳)车队,旋转兄弟组,与弟弟高桥启介并称“Rotary 兄弟”。后期策划Project D车队远征外县,挑战全日本的山路来完成“公路最速理论”。

CV CAST:子安武人

渴望的东西:自由。由于是家中长子,加上父母对高桥启介的不满,身上背负着父母给予的期望很大(未来需要继承家业)。

梦想:完成“公路最速理论”。

讨厌的东西:胸大无脑的女人。

唯一的弱点:疼爱的小侄女绪美

粗心的一场比赛:与藤原拓海的第一次交锋

人物介绍

高桥启介的哥哥,善于思考,正在读大学,冷静的理论派常胜飚车手,重视赛车理论,精于数据分析(他只凭听觉就能分辨汽车的马力)。唯一的败北记录就是在秋名山下坡道输给了藤原拓海(即使如此还是很帅)。具有领导才能,赤城红太阳(Red Suns)车队的第一把交椅,Project D的核心人物,是PROJECT D与Red Suns车队的队长。人称“赤城之白彗星”。群马大学医学系的高材生,家境富裕。就读于群马大学医学系,家里是高崎市的某大医院。刚出道时,独自一人不参加任何车队连战连胜,被称为赤城的白色彗星,后来则组织赤城Red Suns车队,与弟弟高桥启介两人被称为高桥兄弟闻名,常被汽车杂志。擅长于分析,靠着电脑解析就可做出公路最快理论。在与拓海之战失败后退居幕后,之后为与须藤京一决战而复出过一次。现在是D计划的幕后主导人。

在第四部,除了第二次打东堂会(第四部5-6集)开出自己的白色FC去侦察路面与线路,基本没有亮过自己的FC。

感情生活

Project.D车队神奈川攻略即结束前作者安排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高桥凉介VS死神(北条凛),再次让白彗星-高桥凉介上阵,来演绎自己赛车生涯的谢幕战。同时也揭露了凉介的情感生活。

三年前,当凉介与香织被对方的个人魅力所吸引时,香织却告诉凉介,由于自己父亲的穿针引线,她已有婚约,对方是继承北条家的长子北条凛。他是比凉介大三届的大学学长,同时也是凉介引入赛车界的人。但凉介的出现使香织的情感世界产生变化,她发现自己爱上了对方,而凉介的个人魅力又深深的吸引着自己。因为这段姻缘,香织断然和北条凛提出分手,可是北条凛不能理解这突然的变故。同时香织也遭到父亲方面的压力,坚决反对和北条家解除婚约,因父亲的公司倚靠北条家支持,所以这场“政治婚姻”是不能轻易毁约的,但香织坚定的态度却最终让自己走向绝路,并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而北条凛也无法接受这一打击并离开了家。从此,世上少了一个有美好未来的年轻人,却多了一个常常出没在山路间的复仇游魂。

在赛前,凉介想通过自己参加这场比赛,帮助北条学长摆脱过去的阴影,让他和自己都从束缚中解脱出来,去面对现实。而正是香织的第二个忌日,所以用这个契机来比赛正是最好的机会。而北条凛却误会了凉介的态度,他认为凉介已经忘记了香织,忘记了那曾经的感情,这就是死神对凉介愤恨的原因,并最终演变成这场类似谋杀的危险比赛!而在比赛的最后,凉介救下了650匹马力暴走状态下的R32(学长所驾驶的车)。最后,北条凛明豁然觉醒,明白是凉介把自己从死神的世界里又拉了回来,应该感谢他所做的这一切,这也意味着这场爱与恨的恩怨已经彻底宣告了终结。

人物解读

Ambition 野心

“首先,让县内的飙车记录都是你我的名字,然后征服,神奈川、东京和千夜。成为关东地区传说的飙车手后便引退。”在对“速度”队作出一群废物的评价之后凉介陈述了自己的计划。

这样的出场无疑是嚣张的,而这样的凉介也无疑是有野心的。

然而,并不想在世界舞台上展现,执着于没有奖金的公路赛的凉介,这样的野心是可敬的。

Brother 兄弟

出场的时候,凉介并不是一个人。与纯白色的FC相伴的始终是一辆更为夸张的明FD。在以后的所有场合中,他们也几乎是同时出现,飙车族称他们为——旋转兄弟组。

一直耿耿于怀的场景,在赤城山顶上,启介面队心仪的女孩子却断然说出拒绝的话来。忆及少不更事的年代,也是一个深夜,在FC的副座上初次领略极限速度的启介,却以为是哥哥带上堕落的弟弟去自杀,而后的结果是凉介成功的塑造了一个车手,同时,也造就了一个不解风情的笨蛋。

“这一年,我要为大哥的理想而跑。”启介的赛车上延续了凉介的梦想和希翼,还有兄弟间的情分。

Comet 彗星

相对于旋转兄弟组,凉迷们大概都会更喜欢这个称呼——白色彗星。当他和赤城联系起来,从车迷们的口中传出,白色彗星在赤城,无论对手无论是五百匹马力也好,六百匹马力也好,都决不会输。

如此的笃定与信赖,真的不是个人崇拜吗?

Drift 甩尾

就算完全不懂得赛车的外行,也明白那个人是不同的。凉介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漂亮的甩尾动作曾今改变了一个女孩的一生。不知道那是对凉介的爱慕还是对赛车本身的爱慕。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凉介还是真子都受着赛车的吸引。

甩尾,对年轻人来说是如此一向扣紧心弦的运动。

Esthetics 美学

特意调低马力,为了在弯道一决胜负。让对手充分练习,彻底让出赤城赛道。这样的美学也许偏执,却让人敬重。

而在D计划的征战途中,却看到这样的凉介。如果你认为直线上超车胜之不武发话,那你就错了,因为胜利是不需要美学的。雨水敲打着车窗,凉介的侧面有些模糊也有些遥远。他也是为着胜利而来的人呀。

Failure 失败

“世代交替总会到来,我也有输的时候。”

有神可供瞻仰当然好,而突然间发现他只是个普通人,这种感觉……

白彗星的时代已经结束,而高桥凉介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Genius 天才

单用看就能分析出车子的性能,了解对手的缺点,这样的能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所以,我们称这种人为——天才。

Hardwork 努力

天才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天才背后的努力,却常被人忽略。这样的细节,让人记忆忧深。

“启介控制油门的功夫很好,踩油门粗略的可以分为五个阶段,但细致的踩油门技术应分为十个阶段。”面对拓海和史浩惊讶的神情,凉介继续说:“我们就做这样的练习”

终于可以理解真子对凉介的仰慕不是一种单纯的花痴行为。一辆好车,用钱就可以买到;而技术却是真金白银,辛苦练就,没有任何花哨。

Insight 洞察力

看透京一右转弯的弱点,并强行超车。唯一未在依吕波板山道跌入陷阱的车手。

封印86的11000转实力,以求出奇制胜。以86和FD竞争上岗,混淆对手视听,轻巧的让对手车子的调教和策略落空。甚至面对不上道的挑衅也能猜测出,如此坚持胜负,应该是有物质上的原因。

难怪东堂塾的人会说:“D计划的两张王牌固然可怕,而更可怕的是那个领队的人。”

Jealousness 嫉妒

“那么年轻就有那样的技术,真是让我很感兴趣呀。”此时的凉介一如既往平静的脸上,读不出任何情绪。任凭出色头脑来赛车的凉介,潜意识里是不是羡慕着像启介、拓海那样依靠本能驾驶的人呢?

但无论如何,他是高桥凉介,有着他引以为豪的理论和技术,独一无二。

Koyasu 子安

Koyasu Takehito子安武人

正如同子安君说起他当声优的理由是好像二次元变成三次元一样,原本平面的凉介也因为他出色的声线而鲜活起来,依旧沿袭了一贯成熟低沉的声调,却似乎更揉入了夜色的凝重,恍惚于寂静之中来自于深谷的回音。

Leader 领导者

大医院的太子爷,风光无限。家里的长子,期待有加。

“凉介哥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的。”表妹崇拜的目光。孩子眼里的世界是如此简单。微笑的凉介与绪美讲话,真是轻松呢。

不想在世界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原因,真的是因为那一圈圈的赛道?

谁又能知道?

我们看到的凉介是赶完病理报告之后依然神色安然指挥若定的领导者。多少付出,多少疲惫,这样的一个天才是不会展现在人前的。

Mistake 失误

细数下来,凉介的失误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数清。

可是,一旦失误后果严重。让弟弟输了不算,连自己的英名也陪了进去。在拓海与卡布基诺比赛是,凉介又失误了。但是,主角有作者罩,所以,自有天一场大雨让一切恢复未知。

“凉介也会有失误吗?”史浩的话有着十分喜剧的效果。也许,这也说出了不少人的疑问。

又是一个坦然微笑,低低的小声有几分无奈“当然会有”虽然表面上虚张声势的掩饰过去了,可心里十分焦急。是虚张声势吗?这样力持冷静的凉介,是不是因为太久被人期待和信任着。

Noon 颠峰

不要满足细小的秋名,要的更广阔的天地里去。

站在颠峰的男人会有视野,更难得的是站在颠峰还能拥有气度。

Opponent 对手

面对星野前辈提出综合上下坡赛的提议,凉介微笑,不经意间优势平均。了不起的对手。于是,出乎意料的让启介放弃上坡赛与GT—R的缠斗;重头戏部分压在了下坡赛。好聪明的主意,年轻人本不需要如此聪明的。

倘若星野前辈听到了凉介模拟的7秒最大差值计划会有怎样的表情呢?

这样的对手,只能用可怕形容。

Project 计划

Project D 挑衅意味十足的主意,成功扮演起坏人的角色。

技术,如果不是在激烈的比赛中练就,便毫无意义。

这就是凉介的本意。

Quietude 镇定

D计划决定不参加任意一场没有胜算的比赛,京一的焦急、队员们的震惊、启介的亢奋、拓海的后知后觉……然而,面对凉介始终如一的镇静,他作为PROJECT D的领导者还可以那么镇静,是没有一个领导车队人那么镇静的!

那么,应该是有机会取胜的吧。

RX—7

赤城山路上,风驰电掣的纯白色FC ,是白色彗星美喻的由来。

那时候的凉介并不能预见到日后MAZDA的新款赛车RX—8出世时会拥有怎样的风采,然而轻巧的转子引擎,前后车身接近1∶1的完美比重,优雅而合理。

与凉介毫无瑕疵的技术一样,让人怀念。

Superior 出众的

拿破仑曾言,无数场胜仗在与惠灵顿战后变的毫无意义,然而真正值得自豪的是那一部拿破仑法典。

比喻并不恰当,但是却说明凉介在赛车上的成就,在于他最速理论的完成。

Theory 理论

相对于D计划推行之后的比赛须藤京一VS高桥凉介在赤城的一役,算不上顶上对决。然而,私心里却认为没有任何一场比赛的意义比这一场比赛的意义更重大。不是因为这是作为群马地区最后堡垒的攻防线;而是,无论京一还是凉介都明白,这是关乎你我哲学信仰的一战。以一场比赛改变对手赛车理论的人,除凉介以外,不作第二人选。

对凉介而言,公路赛是一场需要了解车子综合性能、山路特点、考察车手技术与头脑的高智商游戏。

Unite 使团结

让车队上下团结一致,是身为领导者必须具备的人格魅力。参见拓海迎战职业车手一集,罔顾全车队人的情绪,私自跑去睡觉的凉介,给他人造成多大的困扰。

Value 价值

第三部时,着实困惑。原因无它,凉介这个人太聪明太实际了。

“坦白说吧,我需要你的技术,而与此同时,我回馈丰厚的……”

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谈判,是交易。

或许,凉介始终是欣赏拓海的,任何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但更加直接更加现实的原因是:凉介需要这样的一个人,来完成自己的计划;启介需要这样的一个对手,来完善自己的技术。

Wheel 轮胎

下坡赛的重点并不在马力,而是在于对轮胎的使用。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凉介的成功之处在于对轮胎的高明的使用,但凉介唯一的败绩也是轮胎的热效应。莫大的讽刺。

X 未知

“什么都会,没有什么特别的”熟悉的一条介绍。

可以想象,有着绝对不充分的理由和绝对的信心相信,以后在未知领域的凉介,也会出色,一如既往。

Yesterday 昨天

对车手来,说昨日的种种并不能填补今日的空白。打破记录,冲击极限,是使命也是理想。

传说代表着昨日的辉煌,也意味着逝去,同时也是开始。但是,在回忆起曾经的岁月时,依然是一抹亮色,无可替代。

Zealous 狂热的

狂热这个词本不该用于形容凉介。传说中的凉介,冷静的理论派车手。然而,传说并不准确,外表也并不可信。

坐在FC中用速度诠释理想的凉介,在充斥着死亡味道的梦想中奔驰,无论此时的他手有多凉,眼神有多镇定,他的胸腔里的血液也一定如火般炽热、沸腾。

看到离开第一线的凉介,猜想他数十年后更为沉静的黑眸,是否还会为某个理想而闪亮?一定会的。因为这个男人血管中始终流淌着充满激情的炙热血液。

驾驶技术

过弯技术

手煞车甩尾(サイドブレーキドリフト)

很基本的技巧,只要在转动方向盘时拉起手煞车便可。

煞车甩尾(ブレーキングドリフト)(Braking Drift)

借由煞车控制速度并让后轮抓地力失效,再以反转方向盘控制车身的幅度(即为Understeer)。实为手煞车甩尾的进阶版,话虽如此但其技巧与难度却截然不同。煞车甩尾在车手的世界是基本的技术,然而对一般没练习过的驾驶人却难如登天,因为速度和方向盘的控制是需要适应和经验培养。

惯性甩尾(惯性ドリフト)

入弯时不大幅减速并提前滑动车身入弯,借由车身惯性力和轮胎抓地力互相控制达到减速的特性过弯,在运用测滑使车身滑向出口出弯,此技术有个缺陷就是较耗损轮胎。

逆向甩尾(逆ドリフト)

和フェイソトモーション是类似的技巧,不同的是它是直接运用上回甩尾过弯后的车头余重和速度来反转车身进行第二次但方向相反的甩尾技术。

变形水沟跑法

在入弯时踩油门加速,借由惯性力车重心后移,同时车在过弯时也受惯性力而使车重心向外侧移动,两者变成车重心向外侧后轮移动,而内侧前轮相对的变轻,借此顺势内侧前轮跨过水沟到对岸,此招不但能利用路肩造成的内轮差过弯,还能缩短过弯距离,表面像水沟跑法却是完全相反的技术,故称变形水沟跑法。此技术最重要的是拥有优秀的重心控制技术。

超速过弯

过弯动作反向操作,用快进慢出的的方式转弯。

边坡跑法

直接利用外侧的边坡来转弯,该招必须有地形上的优势才可施展。

超车及入弯技术

(フェイソトモーション)

运用煞车增加车头的重量在利用方向盘反转使车身转向的技术。

左脚煞车(左足ブヲーキ)

用左脚踩煞车右脚踩油门,由两脚分工达到敏捷控制的技术(如是手排车则是由左脚同时横踏在煞车和离合器上)。

撞击超车

在弯道上撞开对手的车子强迫其让道超车。撞车在职业赛车界里是违规的做法,一旦发生事故会被判禁赛,就算无出事被撞的一方亦可提告,但有种状况例外,就是没对方撞到打转,只是稍微偏移路线,如此便无证据证明而不算,因此这招也是职业赛车界里的家常便饭。

反击超车

先紧咬住对方,等到适当的时机再开始进攻,先进入弯道的外侧,用高速与对方并行,在下个弯道时内外侧对调,利用内侧的优势成功超车,该招需要两个条件,一就是需要先高速后低速的S形弯道,二就是自己的过弯速度绝对要比对方快,如果缺一就会失败。

跳跃超车

利用内侧有独特高低落差的急发夹弯,在入弯瞬间直接转向出口然后全踩油门冲过去,运用落差来弹跳起飞,再借由惯性力和重力使车以抛物线飞跃至下个直线加速道,再运用惯性力让车落地后加速冲刺,该技术是运用比内弯更入内的弯角-空中路线。空中路线不但能省略过弯并更快到下个直线加速道,还能在对方无法防御的情况下超车(除非对方会一样的招数)。该技术一样受地区限制,剧中仅伊吕波这条山路可施展。跳跃超车不但困难还需要过人的胆识与经验。

煞车欺敌

在两车刚出弯道而后车尚未稳定加速时,前车轻踏煞车踏板使煞车灯亮起但制动器未起作用,借此欺骗后车减速,而拉开两车间距。

消失路线

躲进对方倒后镜的盲点,在对方惊慌失措之际插入对方的路线进行超车。消失路线是职业赛车界里常用的技术。

技术理论

公路最速理论

公路最速理论是高桥凉介自出道以来不断由比赛的经验加以分析而做出的理论,没有主要的大纲,若要真说有就是为了“赢”。凉介在和拓海比赛前曾以为彻底完成该理论了,当时的内容如下:

不论有多高程度的技巧,就是没有办法与熟悉当地路线的车手相抗衡。

技术等级可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初级者:能在直线上快跑的车手。

中级者:能高速过弯者。

高级者:除了在直线和弯道上之外,还会有第三个重点的差别。

败给拓海之后,凉介便知道这套理论尚未完备,于是又增加了以下种种的新内容:

培育公路赛车技术的车手可分为两种途径(同种途径较量的话就单看技术高低来断输赢,不同种途径较量的话就可能出现技术程度外获胜的机会):正统路线派:把赛车场上培育的技术应用在公路赛上。

变通路线派:纯粹跑惯公路而培育出来的公路专家。

藤原境界:驾驶对自己的赛车已能操控到如同手脚般,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跑起来的动态和速度,有如4WD(四轮驱动)般。不可抛弃斗心,除此之外要顺从车的本性驾驶。

人物评价

耳畔同时响起女性的尖叫与男性的叹息。大众热爱偶像,庶民向往王子。在《头文字D》的众人中,凉介无疑被塑造成为了一个偶像,身家,头脑,容貌……得天独厚得叫人咬牙切齿。无论做什么都出类拔萃,无论什么角色都扮演得当———弟弟敬重的兄长、父母心中理想的继承人、外人眼中成功男人的典范。

凉介的出场几乎总是跟启介一起的。两个人并肩站在秋名山顶,有风吹过,身着深蓝色上衣白色长裤的凉介的左手向后勾住外衣。在习惯了重野并不华丽的画风后,这样的装扮无疑让人眼前一亮。很美的人。然而叫我们心醉的,并不只是长相这一方面。从启介和史浩的谈话中,从其他人不经意的惊叹中,从RED SUNS队员对凉介深深的信任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个怎样厉害的传奇人物。无论是初始的赤城白色彗星,还是之后创建RS后的旋转高桥,凉介展现在世人眼中的,永远是那样车技华卓的公路天才形象。只要在赤城,不论他是须藤京一级别的职业车手,还是拥有不可思议天分的藤原拓海类的天才新秀。白彗星,永不陨落。

这样的人,其实最容易被束缚,所有人的期待与倚重,往往会造就一个不偏不倚的人生。所幸可以看到独断独行的白色彗星,看着理性派的凉介使用危险的惯性漂移与AE86一争高下,隐在冷静表象之下的热情,会骄傲、会任性、会犯错的凉介呀,终究不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样板,只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可爱男人罢了。

FC流畅的车身,衬着主人永远笃定安然的身形,几分随性,几分优雅,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也只是高桥凉介,秉持独特的认真,尊重着对手,尊重着赛车运动本身。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也或许只有这样的人,才真正理解赛车的实质和乐趣。

能做好一件事的,是能者;

能做好每一件事的,是强者。

高桥凉介是一个强者。

他对理想的执着。作为长子的高桥凉介,不但能出色的完成父母交给他的任务,也不会因为被约束而放弃完成自己的理想,即使知道自己只能够妥协,但仍坚持散发心中对飙车的热情。

重野先生也自然的因应了这样一个人物,高桥凉介的傲气表达了他对被迫放弃理想的呐喊,作为一个医科高才生,他被造就了广阔的视野。没错他拥有许多优越的条件,但他有哪一点做的不好?正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起点比别人高,所以他也目标定的比一般人高出许多,并出色的完成。

他拥有那份坚强的意志,那份生命华丽燃烧的炙热意志。

以u2018快u2019来说,他或许会被拓海和启介超越,但他是一个王者,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王者。

很多人也许会为了自己的理想而不顾一切,也许会因为家里或现实的压力而放弃理想,有谁能坚持自己想走的路,有谁凭着这份坚强的意志傲视同群,即使只是彗星闪过的一瞬间,有谁能做到?

能真正正视自己的人,是很可贵的。

高桥凉介不是圣人,在冷静的外表下的炽热的激情,有多少人能体会个中的辛酸,谁不想坐享其成,谁不想享乐人间,但这些人真能抓到自己想要得快乐吗?

医家长子是件苦差事,能成为高才生是一念而成的吗?

在理想和现实中能找到平衡点的人有多少,高桥凉介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个真正的王者,是在经历无数挫败而站在顶峰的。

而且,除了实力说话。更重要的是他的智慧,不论是天生或是积累,高桥凉介善于抓住任何机会,他所做的一切有准备且有谋略,这也是一般成年人不及的成熟。

在整部《头文字D》中,高桥凉介始终都是最惹人眼球的角色。说他是春风也正是因为如此——清淡、微暖,却怎么也无法被人忽略。

“吹面不寒杨柳风”,这是凉介的真实写照。清淡,这完全是他的性格所致,体现在各个方面,丝毫没有什么做作的扮酷成分。

作为一个车手,被誉为“赤城白彗星”的高桥凉介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但正如他名号的由来一般,凉介所有的业绩几乎都是由旁人来表现的。从凉介刚出场时池谷等人的对话之中,我们才清楚地了解到,高桥凉介殿下是一位不用使出全力也能保持不败神话的高人。冷静的凉介总是用锐利的眼睛收集对手的资料,用电脑程序般清晰的思维呈现对方的不足之处。他恐怖的分析能力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藤原拓海取胜是“故意让内侧的轮胎掉进排水沟,形成有如悬挂的状态,作用是对抗离心力”;中里毅GTR的弱点是“超重量的前置引擎太重,导致转向不足”;须藤京一复仇失败是由于“日光伊吕波的坡道……没有对向车”。如此这般,再加上他对D计划远征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对手各自优缺点与场场比赛突破口的解析,看上去很轻松地解释着一堆复杂理论的凉介,岂是一个“强”字了得?!就是这么一位优秀的车手,偏偏对名利无争无求。毫不在乎地承认输给新人藤原拓海、被打破了不败记录也就算了,高桥凉介甚至拒绝加入职业车队,而且过程平静到胜过春风吹融的山泉水,只是一句不加入——动画中还是给足对方面子了,漫画中竟然都没有和邀请者面谈!这其中除去一点点狂傲(真的有吗?)和很多继承医院的无奈,难道就没有对无趣的赛车场战役和对职业车手名利的漠视吗?

凉介的魅力正如春风一样,夏日的暑气相比是绝对凉爽的,他与紧张、混乱的旁人相比是绝对冷静的。作为之前赤城Redsuns及之后D计划车队的领队,凉介总是极其淡漠地对待不定赛果和突发事故,把心里的一切想法隐藏得天衣无缝——尽管他并不自知。平静地道出“水沟下陷法”原理的凉介,也为弟弟打抱不平,一心想胜过藤原拓海的86。温柔地建议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凉介,也不甘心FC因轮胎打滑而被藤原拓海的86反超。神色冷漠与须藤京一较量的凉介,也怀有帮AE86报仇的目的。等待86与对手车Cappuccino战斗结果的凉介,也透露出自己的胆战心惊。看到满地的机油和破损的FD的凉介,也心痛着计划对肇事者的打击报复(当然,他的计划相对于不上道的人渣对手,已经是又仁慈又光明磊落的了)。只不过,这些原本应极度明显的情绪波动是属于心态平淡的凉介自己的,最终都像春风带来的料峭春寒,转瞬即逝到还未被我们察觉便消隐成虚无。

春风永远暖得淡泊微妙,凉介亦永远如春风般静观万变。多重身份的凉介,表情平和像春风吹拂柳枝的新芽,微微浅笑、轻轻皱眉。能力超群的凉介,内心平和像春风吹散柳絮的碎屑,波澜不惊而又优秀得干脆至极。正是这么淡然的人,吸引了无数钦佩的目光;也是这么淡然的人,撑起了精彩青春的舞台;还是这么淡然的人,才有资格用他的高贵、冷静与神乎其技,承受下“赤城白彗星”的荣耀。

春风既没有秋天横扫落野的决绝,更没有冬季刺骨凛冽的冷酷,它是暖的。凉介如斯,为了抵御比别人更容易感到的寒冷,常常穿上比别人更多的衣裳。春风似的凉介在扮演任何角色时都表现出尽职尽责的温暖,无非是凉粉们死心塌地的最大原因。

凉介是高超的车手,也是英俊的公子。他的FANS遍布于各个角落,从书里的各地车迷、纯情少女到书外的漫画读者,无一不为他的高雅车技与温柔体贴所倾倒,在他带来的春天中徜徉。凉介是孝顺的长子,也是和蔼的兄长。一句“必须继承家业”分明叫听的人倍感凄凉,却不含一丝酸楚无奈的成分;一场带弟弟疯狂飙下山的行动,奇迹似的把“连父母都放弃了”的弟弟引入正途;一次开车接绪美的姗姗来迟,更是不单表现出十足的绅士风度,还赢来众多女性——依旧无论书内书外的一片尖叫。凉介是严格的领队,也是可亲的导师。在场场战役前提出必胜要求、在高桥启介的FD出车祸后严词批评他技艺不精的是凉介,在面对职业选手做对手的比赛前悉心教诲车手、在面临流氓挑衅时冷静指挥大家撤退的也是凉介……一张张不同场合同样平静的面容,一个个不同身份同样温暖的高桥凉介,正如吹开鲜花又能吹化冰雪的春风,万变不离其宗。

这个春风般的男子,他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仿若清风吹起水波,淡淡地漾进了我们的心窝。

更新日期:2024-07-14